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菜鳥的特權

坐在對面的同事離職了
她在臉書留下一篇告別文
提到十幾年T(vbs)寶寶生涯中
經歷過的重大新聞事件
對於養成環境 沒機會反哺 有些遺憾
不知為何
這讓我想起自己的菜鳥生涯

那是個 常常在樓梯間哭泣的日子....

畢業後第一份工作
就是 電視台記者 
熟練度不夠 野心卻很大
每天發完新聞之後
總懊惱可以做得更好
一個人躲到頂樓樓梯間
想著
“如果怎樣怎樣 就可以怎樣怎樣”

“為什麼我沒做到呢?”

“為什來不及呢“

因為不甘心 因為能力不夠
常常想著想著 傷心起來
責怪自己
眼淚撲簌簌流下來
幾次同事在樓梯間找到我
還以為被誰欺負了(苦笑)

菜鳥的特權 是眼淚。




一直到好幾年之後
才終於知道 
原來自己是個完美主義者


第一次SNG連線 不能不提

那天晚上被通知有槍擊案 
嫌犯受槍傷 送到馬偕醫院 
之前在辦公室受過訓練 
心裡一直複習連線流程
但從工程人員手中拿到無線電和耳機
我緊張死了
怎麼戴 怎麼裝 有些慌亂 


在急診室外面問到訊息
想辦法整理  再轉述給觀眾
自己先檢討:
“ 聲音沒有發抖 好險” 

"訊息也沒錯誤 應該及格吧"

但回到辦公室 
長官婉轉的問
“ 你剛剛連線 有提到傷勢吧 “

“有啊” 

“你怎麼說的?”

我(重複醫生的說法): 子彈從左邊屁股進去 右邊屁股出來

“嗯....那個連線..... “ 

他嘗試以一種比較不讓我覺得受傷的語氣...

“還是不要直接說屁股 以後說臀部可以嗎?”

“啊! 對耶” 我心想 

“剛剛從頭到尾一直講 屁股 屁股 屁股耶 .. …至少五六次吧”

真尷尬.....

菜鳥的特權是 出錯。



之後又有一次 到桃園警察局SNG連線
兩名員警在辦案時被攻擊 一死一重傷
受傷的警察 正在住院  縣長前往探視

工作完畢回到辦公室
這次被更高層的長官叫去辦公室
“你知道你剛剛連線講甚麼嗎?”

“啊? “我滿臉黑人問號

"你說縣長拿甚麼給家屬"

“喔  紅包啊!  我親眼看見的”

“員警 受重傷 那個不叫紅包" 

 "那個叫 慰~問~金~

“啊! “我又像被捶了一下


菜鳥的特權是 出錯  不斷出錯。




直到有一天 
我們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不敢問愚蠢的問題
並且學會忍住眼淚 
才發現 自己已經不再是菜鳥了

天知道 我多懷念那個 
老犯該死的錯
也不會不好意思的日子

感謝 那些前輩 導師
讓我走到這裡....

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父親

終於  夢見了父親....

在夢裡   他還活著
只是多年來 
一直在另一個地方生活著
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

朋友替我找到了他
領我去辦公室
門口 一群人等著和他會面
我忐忑排在隊伍中
從門口望過去
那個頭髮灰白的男子
是父親嗎?

努力回想記憶中  他的樣子
那時爸爸才四十歲
是啊  老了以後  就應該長這樣

我塞了兩個東西 在他手裡
他疑惑地看著我
我說 "我是你女兒啊" 
聽到我的名字後
他恍然大悟
父女倆熱淚熱盈筐 緊緊相擁

壓抑多年的辛酸和委屈
全部化為淚水   
原來  你一直都在
原來  你還活著
那一刻 只能緊緊抱著父親  
哭到哽咽 哭到全身顫抖

在黑暗中
啜泣著  睜開雙眼
眼角的淚珠 就要滑落

大年初四的清晨 我 醒 了

原來  

是一場夢


是夢   也沒關係
那一刻能和父親緊緊相擁
就足夠了